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有些逻辑认知,我们永远不懂

时间:11-20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97

有些逻辑认知,我们永远不懂

先讲两条最新报道。一、星舰发射爆炸,马斯克发来贺信当地时间11月18日,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“星舰”火箭第二次试飞发射升空。发射过程一开始很顺利,在试飞直播中,火箭成功升空,并在两级分离后出现了“快速计划外拆卸”,即超重型助推器爆炸,但似乎并未影响到已经分离的“星舰”。在火箭发射后15分钟左右,任务控制中心与“星舰”失去联系。据太空探索技术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“星舰”似乎已经爆炸,尚不清楚问题所在。这段话的意思是,整个发射过程发生了两次爆炸,第一次是助推器火箭在将星舰运送到预定轨道之后发生了爆炸。因为星舰使用的火箭设计为可以重复使用以降低发射成本,按计划是要返回发射塔并且被两根“筷子”夹住,没有按照计划返回而是发生了爆炸,所以是“计划外”。第二次爆炸也是计划外的,星舰已经被推送到预定高度,但却在15分钟之后失去了联系。因为星舰安装有自毁程序,在失去控制之后会自行炸毁,所以技术人员判断是星舰启动了自毁程序,发生了爆炸。两次爆炸之间有什么联系,我们不得而知。从整个任务来说,火箭和飞船都发生了爆炸,按照一般理解来说,这样的发射任务是失败的。国内媒体也是这么报道的:星舰第二次发射失败。但是,让吃瓜者大跌眼镜的是,马斯克却对SpaceX公司表达了祝贺,他在社交媒体X(原推特)上发帖称,“祝贺SpaceX公司的团队!”这和第一次星舰发射时的表现一样,当星舰升空四分钟后爆炸之后,SpaceX公司的飞行任务控制中心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呼声。马斯克随后也表示了祝贺。这些人莫不是有毛病?马斯克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不成?其实这正是马斯克的研发逻辑,不断爆炸,查找问题,快速迭代,降低成本,把过去遥不可及的航天事业,变成人类可以承受的商业模式。把每一次爆炸,都当成了迭代的机会。每一次爆炸,都是成功。这一次也一样,星舰是人类世上最强大的火箭系统,用31台猛禽火箭发动机组成,其点火过程是异常复杂,需要同步点燃才能产生巨大的推力。根据监控画面,第一次发射时,有3台火箭没有被点燃,而这次发射,31台发动机全部点燃,并且在太空实现了分离。虽然后来爆炸了,但发射本身是成功的。星舰在15分钟后发生了爆炸,也说明自毁程序发挥了作用,至少说明控制系统是成功的。这个逻辑,我们懂吗?按照之前的经验,包括中美俄在内,一般认为火箭发射必须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进行,升空爆炸就是发射失败,但是马斯克却反其道而行之,最终把航天发射成本降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,在经历了一系列的爆炸之后的猎鹰九号返回式火箭,也成为最安全稳定的发射工具。同一枚火箭,已经完成了18次往返太空与地球的发射任务。二、因为想要赚钱而被罢免的OpenAI首席执行官这一天还发生了一件科技商业圈内的大事,人工智能的先驱公司OpenAI出人意料地罢免了自己的CEO奥尔特曼,理由就是董事会认为,奥尔特曼过度商业化的行为,违背了公司的愿景“为人类谋利益,而不是为股东搞分红”。右起:伊尔亚·苏茨克维(Ilya Sutskever)、格雷格·布洛克曼 (Greg Brockman)、山姆·阿尔特曼(Sam Altman)和米拉·穆拉蒂(Mira Murati)。这就是因为想要给公司挣钱,反而被公司罢免。这也太诡异了点,但熟悉OpenAI的都知道,这其实是美国科技圈几个大佬发起成立的一家公司,巧的是,其中一个重要的资金支持者就有马斯克,他认为谷歌的人工智能Deepmind对人类是一种威胁,需要另外一个人工智能进行抗衡,于是联络了几个正在思考人工智能的科学家发起了OpenAI。当然后来因为种种原因,他离开了OpenAI,微软成了这家公司的股东。这批大佬们认为,人工智能有着极其强大的功能,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将极其深远,所以他们约定了开发开放式的人工智能,让每个人都能够从中获益,所以确定了“benefit the world, and not shareholders”的公司宗旨。公司的管理层一开始也形成了共识,在没有解决大模型的安全性之前,应当审慎将其运用到商业之中。结果,作为OpenAI联合创始人的奥尔特曼,从去年开始,连续开始了商业化进程,甚至提出了要像苹果一样,搞OpenAI的应用商店。这引起了OpenAI内部的激烈批评,尤其是首席科学家伊尔亚·苏茨克维,他坚决反对将Chatgpt过早的商业化,并对人工智能的巨大破坏性表达了担忧。原话放这儿,咱就不翻译了,自己看吧——“AI will solve all the problems that we have today, employment, disease,poverty.But it will also create new problems, fake news is going to be a million times worse, cyber attacks will become much more extreme, we will have totally automated AI weapons, AI has the potential to create infinitely stable dictatorships.”所以,这次罢免,实际上就是伊尔亚·苏茨克维发起的,而OpenAI的公司治理架构与别的公司也不一样,并不是大股东派人组成董事会。其董事会由六人组成,其中三人是公司高管,另外三人是独立董事。也就是说,即使微软这样的大股东,也未在OpenAI的董事会里有发言权。董事会也不必为微软的投资利益负责。所以当董事会决定罢免奥尔特曼的时候,微软也只是发声,相信OpenAI有光明的未来。这个逻辑,我们恐怕也未必懂。真正的创新,是站在全人类利益的高度上来思考问题。社会需要什么,我能提供什么。我的发明对于解决社会问题有什么积极意义,才是创新能否真正成功的关键。执着于一己私利,而对世界没有好处,甚至会伤害世界,那这样的创新是不可持续的。这些年我们不断看到,大数据、云计算、元宇宙、Chatgpt……往往都来自于别人,我们能够做的更多是跟随性创新。军迷们津津乐道的所谓“摸着鹰酱过河”,是“米帝提创意,TG来落实”。虽然能够在工程技术层面超过对手,但缺乏原发性创新、基础性概念,始终只能处于被动的局面。前面十几年,我在媒体搞新媒体转型,每每提出一个概念或者想法的时候,遭遇的第一个质疑总是“你的商业模式是什么?”所谓模式,都已经是固定成型的东西,没有模式,其实就是最大的创新模式。等到已经成为固有的商业模式,还能轮到你们来做吗?传统行业一次次错过转型的良机,到最后关门大吉,未尝不是这种故步自封模式的必然结果。真正创新的逻辑,我们未必懂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