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不要再见啊,鱼花塘》:100分钟一场梦

时间:08-08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40

《不要再见啊,鱼花塘》:100分钟一场梦

蝉鸣、光斑、树影…在这些元素的组合下,影片《不要再见啊,鱼花塘》的整体氛围既像每一个夏天又像一个梦,一个在生命的晚年跨越时光的光怪陆离之梦。小时候那些真真假假的现实与虚幻,重新组合,再次相遇,正如已经破碎的大脑印记重新混搭组装,100分钟一场梦。影片当中很多场景就像是午休后的慵懒闲暇午后,就像是随意的街头行走漫步,一切生活的景象就这样最自然地呈现,洒落在人和物上的光影,让时间具象化,仿佛流淌的河流,静谧且美好。大学毕业后的叶子回到家,和奶奶一起度过自己最后一个暑假,从小无比熟悉的环境,在这个夏天似乎有了些许不同。家中的物品,甚至透过纱帘的光斑仿佛都有了生命,失去记忆的奶奶反复梦见爷爷,叶子也不断被家中神出鬼没的记忆骚扰,还有日思夜想的爷爷,一切真实到让人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。奶奶困在记忆中,叶子却沉浸在回忆里。最终在一个晚上,所有人迎来了一场盛大的告别,但可能这也只是奶奶的一场梦,在梦里,大家永远在一起了...进入这部电影的过程是缓慢的,扫地声,钟表的滴答声,午后风吹过叶子的沙沙声及蝉鸣声令人昏昏欲睡,一如童年一个个无所事事,百无聊赖的夏日午后。光碟小金鱼转啊转,树影间洒下具有灵性的光斑,出走的少女在鱼花塘做了妖怪,和熊孩,狼外公在一起再也不孤单......我们同叶子一样,在这场梦境中睡了太久,为长辈所庇荫,把他们讲的传闻和故事信以为真,以至于在急促的敲门声中,梦境将要坍塌的时刻流着眼泪在心里大喊着不要啊,不要啊,不要让我太早醒来。拼图般的叙事结构,多重现实与梦境的交织,摇曳的光影的梦幻的歌声,导演构造出一个关于童年记忆的迷宫。正如导演映后所说,时间只是一个概念。电影把时间和人物打乱,所有人都在一个没有时间逻辑的梦里,剥橘子皮的声音从医院传到房顶、道别故人的拐杖杵地声也声声回响,而那些童年想象,则在鱼花塘里,时不时唱一首歌。最后穿着儿时的毛衣和爷爷奶奶一起吃一顿饭,画面剧烈晃动,梦终于醒了。光斑和阴影是逝去生命的灵魂游荡,时间和记忆是成长中的童真回望,就像湖南企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婷婷在其代写的解说词中写道的,家的空间,始终是空灵的,时间是流动的,记忆在时间里穿梭,梦境把一切串联起来。看到了很多已经消失的零散童年细节,浓妆艳抹的歌舞、小贩吆喝、电视节目、商店和公园,类似奇妙物语式的神鬼怪谈,在日常闲聊里传来传去。美中不足的是私影像化过重,情感的指向性和共鸣性表达还不太够,做成动画或许更有趣。所以执着于复旧如旧时,人生只会和电影一样充满了往昔朦胧灿烂的残影。旧时钟,旧照片,旧雕像,旧布景,全是导演个人人生的呓语和残片彼此勾连。她确实很努力,处处都是用心,只是不愿意追求时代宏大共性的怀旧注定无法激起所有人的回忆,流于个人图像和要素拼接的碎片化梦境,拆分成一片浅浅的池塘。“请不要离开,为我留下来,是否我应该留下来。”这是一部很好地诠释“电影是造梦的工具”的电影。导演学习动画的背景为本片色彩、灯光等赋予了如梦似幻的美感,风声、水声、风铃声等一系列音效也助观众更好“入梦”。片中高光时刻确实是几场歌舞片段,情景充满真和趣,选曲精妙,风格与时代跨度较大的歌曲恰是人物的化身,在鱼花塘畔人即是曲,曲即是人,就像在湖南企发文化,文案即人,人即文案。情绪和传说变成精灵,所有生命都在显化痛苦的一面,瘸腿的叶子走不出回忆,却能在时间里跳舞。借由建立万物与记忆的联系,我们得以坦言思念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